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楊陽~
主皮劉小別w灣家人/歡迎勾搭
柚子文學社
 

【傘修】南山南

※ @顾钺 生日快樂

※虐注意

※以上OK?走起→→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 

你在南方的艷陽里,大雪紛飛
我在北方的寒夜裡,四季如春
如果天黑之前來得及,我要忘了你的眼睛
窮極一生,做不完一場夢//

南方的冬天還是很冷的,尤其是蘇家兄妹在沒錢購置暖爐這種奢侈品的條件下,縮在漏風的窗板下多裹幾件被子取暖已經是幸福。

北方的寒夜下著雪,有些大房子裡開著空調,葉家不是豪門,卻也供得起一個四季如春的家,可困在其中的少爺卻渴望著自己的夢。

黃昏的放學時間,天黑之前,邂逅的少年看見彼此眼睛裡閃爍的光,一眼萬年。

然後他窮極一生,做著美好卻來不及實現的夢。

“少年你不要太猖狂,人生的路可是很長的。”

他不再和誰談論相逢的孤島
因為心裡早已荒無人煙
他的心裡再裝不下一個家
做一個只對自己說謊的啞巴//

 

相遇的網吧名字叫啥,開在哪裡,老闆是誰,他從未與誰主動提起,因為也沒什麼必要了。

蘇沐秋重要嗎?不重要嗎?都不是重點了。

他不知道還能說甚麼,其他的東西在他看來都很尋常,是他們曾經擁有的日常,無可複製的家。

於是他說

“我有個朋友,榮耀玩得特別好,後來,他死了。”

他說你任何為人稱道的美麗
不及他第一次遇見你
時光苟延殘喘無可奈何
如果所有土地連在一起
走上一生只為擁抱你
喝醉了他的夢,晚安//

 

挑戰賽結束後葉修被一杯酒放倒,睡了一天一夜,沒有人知道他在夢裡遇見了誰。

他回到了聯盟第一賽季的總決賽上,對手是韓文清的大漠孤煙,而他的身邊站著的,是沐雨橙風。

第一賽季,沐雨橙風。然後頻道裡閃出熟悉的話語

“一葉你擺啥造型呢!支援啊!!”

他幾乎是反射的在操作,戰鬥法師衝上,攔截住近身的拳法家,救下拳雨中的槍炮師。

“沐秋?”
“幹嘛?”
“沒事……要贏啊。”
“我去!你還有時間廢話?!”

說話間雙方不知又過了幾招,血線不斷下降,可葉修的神智卻已經飛離賽場,他看到蘇沐秋在技術部跟關榕飛認真的爭辯甚麼,眉飛色舞地,活蹦亂跳的。

然後他發現自己坐在餐桌前,左邊是蘇沐秋,右邊是蘇沐橙,再過去是陶軒,吳雪峰,還有好多好多人……

葉修笑了。

最後他睜開眼,發現自己坐在人聲吵雜的網吧,螢幕中與自己廝殺的角色他以為早被自己遺忘,此刻卻連武器上的掛飾都一清二楚,他微微偏頭,透過電腦間的縫隙看向對面那個少年。

眉頭緊蹙,眼睛被螢幕的光照的一閃一閃的,滿臉認真。

葉修想看清楚點,奈何縫隙太小了,影子貼在少年半邊臉上,看不清了,所幸葉修只好說

“技術不錯,只比我差點。”

 

畫面突兀的轉回第一次在蘇家的夜晚,只能打地舖的他仰臉看向床上的少年,

“真不能分我一半床位?”

“不能。”

“嘖。”

“睡吧,晚安。”

“晚安。”

南山南,北秋悲
南山有骨堆
南風喃,北海北
北海有墓碑//

蘇沐秋,晚安。

全文链接
 
 
 
评论(6)
 
 
热度(38)
  1. 昔鸟米拉雪 转载了此文字
 
上一篇
下一篇
© 米拉雪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