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楊陽~
主皮劉小別w灣家人/歡迎勾搭
柚子文學社
 

【六月】日久天長

※原創,全篇沒名字
※为了二十四節氣快瘋魔了
※沒头沒尾
※以上OK?走起→→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夏至。打一成語。

嗯……不知道。

呵呵,是日久天長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他們是在兩年前相遇的,老套的咖啡廳邂逅。然後互換名片,各自離開。

本該不會有交集。

但是每個看似故事的結尾,其實都只是開端。

。。。

“拿回去,重做。”

“………………是。”

他隱忍著即將爆發的情緒,捏起方才被扔在眼前的設計圖推門而出,這是他努力了一週的成果,為了達到客戶的要求不斷不斷的修改,然後,被扔了回來。

像團垃圾,不屑一顧。

其實他早就有感覺到了,這個公司他估計是快待不下了,沒辦法,誰讓他特別不合群呢?誰又知道,他根本不是故意不合群呢?

罷了,也不會有人在乎。

他安慰自己,隨手在投幣機投了一罐飲料,啊,檸檬汁……

像是想到了甚麼,他微微愣了愣,隨後便若無其事的走出公司,正午的艷陽高照,過幾天就是夏至了吧?最近一天比一天熱,簡直不能好了,他邊想設計圖該如何修改,邊喝著冰涼的檸檬汁,酸甜融於水中,色素和濃縮酸再加上大量的糖,膩的他皺眉,卻依舊將嘴裡的冰涼吞下,低溫流過喉嚨,流進胃部,刺激的他皺眉捧腹,啊,忘了還沒吃午餐呢。

左右看了看,他拐向另一條路,隨手將檸檬汁放在路邊的垃圾箱上,被遺留在原地的飲料瓶孤伶伶的望著他逐漸遠去的背影,一如被棄置的過往回憶,終究得不到垂憐的回眸一眼。

嗯……這個時間,街角應該還開著,去那裡覓食吧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啊!是你!”長髮紮成馬尾,眼鏡的鏡片反射了日光,他看不清她的臉,卻從聲音裡聽出雀躍與驚喜,“恩啊,是我。”淡淡的回答,他走到老位子拉開椅子坐下,熟識的服務生上前確認完餐點便留下了他們的獨處空間。

“怎麼?心情不好?設計圖被退件?”她笑的幸災樂禍,卻讓他稍稍鬆了口氣,要是事情能像她語調那般輕鬆解決,該多好。

回以一個笑容,他沒有直接回答這個問題,“妳呢?心情很好?業績又上升了?”端起桌上準備的水喝了一口,沖淡了嘴裡的酸味,他抬頭看見坐在對面的她不置可否的揚揚眉,“最近銷量好,合同簽的多,估計今年年終可以大領一筆,嘻嘻,你也別愁眉苦臉的啦!我請你吃蛋糕如何?”

“那怎麼好意思?還有,這才六月你就在想年終,會不會太不切實際了啊?”

“不切實際?不會啊!你要吃蛋糕的話我現在就可以請你。”

“……我不是這個意思,我……”

“老闆!!這裡加一塊藍莓慕斯!”

“…………謝謝。”

“不客氣,你下次請我吃飯謝我吧!”

“一塊蛋糕換一頓飯,嘖嘖你賺大了。”

“謝謝。”她模仿著他的語氣,回以一個燦爛的笑容。

她說話時表情通常很豐富,還會加上肢體來加強畫面感,每次看她說話他都要防範她手中的叉子何時會飛出去砸傷路人,兩人都是“街角”的常客,自從她在兩年前第一次搭訕了他,兩人就常常這樣坐對桌,聊天,吃東西。餐點來了後,他秉持著食不言的良好家教,低頭進食,窗外的馬路被高溫烤的像融化般模糊,街上無人,偶爾出現機車呼嘯而過,馬達發出過熱的哀鳴,卻依舊載著人前進。她撐著下巴,微微瞇起眼,嘴角習慣性的帶著笑容,手指一下一下敲打不知名的節奏,整個人都散發著愉悅的氛圍。

他沒注意到自己已經看她這麼久了。

回過神來,她轉回頭只看見低頭吃東西的他,沒發現發紅的耳尖,和尷尬飄忽的眼神。

。。。。。

“吃完了?”

“吃完了。”

“問你個問題。”

“問。”

“你下週二有沒有空?”

“週二……有啊。”

“陪我去逛街好不好?”

“啊?”

他以為自己聽錯了,自己這是……被女孩子約了?

尷尬了。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夏季的天萬里無雲,碧空如洗,熙來攘往的人群裡我能一眼看見你。

走在商店街,看著琳瑯滿目的飾品,包包,衣物,鞋襪…….他不是很懂,女生就是喜歡這種東西嗎?他手上提了大包小包,跟在他後面一臉生無可練的走著,突然明白約我的原因了,你只是想找個免費勞工對吧……呵呵,怎麼這麼說呢?……算了,你開心就好……

"你知道今天是甚麼節氣嗎?"

"節氣?"

"嗯啊!"

"……夏至?"

"答對了!"

"所以?"

"沒什麼,謝謝你願意陪我。"她在陽光下,跳躍著旋身,高高的馬尾隨著他的動作甩出一個輕快的弧度。他看著,有些恍神,隨後搖搖頭,迫使自己面對現實,她不是她。

"……我只是,剛好沒事。"

"嗯!"她沒有管他微弱的抗議,拖著人往下一條道跑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"嗨,你好!"逆著光的臉模糊不清。

"天好熱啊......你要飲料嗎?"販賣機前,拿著硬幣扣在投幣口的手。

"我最喜歡檸檬汁了!"如夢似幻,微酸的甜。

"嘛,謝謝你!"視野裡,掃過眼前的髮尾。

"     "他看見自己伸出去的手,以及,呼嘯而過的貨車。

!!!

他從床上驚醒,喘著氣。阿阿,居然又夢到了,當年,從初遇到永別,看樣子,自己還是放不下阿……

抓起枕邊的手機,一則未讀信息,是她。<睡了嗎?>

……是如何知道他會被噩夢驚醒的呢?<怎麼了?>

想你了……我需要人陪……<能出來嗎?>

……你這,讓我如何拒絕阿……<約哪?>

於是他看見她穿著連身白洋裝站在約定的便利店門口,抬頭的那一瞬,他的心狠狠抽痛了一下,"怎麼了?"還是這句,波瀾不驚,手卻不由自主的攬上她的肩。哭紅的眼眶還泛著淚,臉頰邊兩道淚痕還沒乾,她將額頭抵在他的肩窩,嗚咽,後來她又說了些甚麼他已經不太記得,唯一烙印在彼此記憶中的,僅只是他們相擁在路旁感受彼此的心跳和體溫,平靜,安全。那一刻,他忽然明白,過去的或許確實放不下,可他卻再也不想失去已經抓在手中的了,或許,他該給自己一個機會。

那晚,她問他的最後一句話是"你願意陪我到夏至嗎?"當時沒想那麼多,時至深夜,夏至正要結束,他以為那只是單純地問他要不要留下陪她,於是很自然地答應了。

後來他才知道,夏至,是日久天長的允諾。

 

 

"你願意陪我到夏至嗎?"

"我願意陪妳,到日久天長。"

 

 

By米拉雪

 

 

全文链接
 
 
 
评论(2)
 
 
热度(5)
 
上一篇
下一篇
© 米拉雪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