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楊陽~
主皮劉小別w灣家人/歡迎勾搭
柚子文學社
 

【雙葉】小小

※從原文接過來的,我有刪減部分,反正看的懂就好做夢才是重點(#)
※有頭沒尾
※幼年時期私設
※以上OK?走起→→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葉秋這一趴,足足趴了有兩個小時,再醒來時,眼神還是迷茫的。
「沒事吧你?」
「哦?發生了什麼?」葉秋茫然地問著。
「你醉了,現在怎麼樣了?」陳果問。
「沒事沒事,我很好。」結果剛起來身子就斜了,一旁陳果連忙扶了一把。
「樓梯在哪還知道嗎?」葉修問。
「知道知道。」葉秋說。
「在哪?」
「嗯,牆的另一邊……」葉秋說。
葉修伸手把這傢伙托住,陳果也走過來一邊幫襯著,葉秋這次再沒有死撐,被兩人連拉帶拖帶拽地總算是弄上了二樓房間。
葉修推開自己房門,不容置疑地真把葉秋直接扔了進去,脫鞋、蓋被,免不了又是伺候了一番。
「有個兄弟,還是蠻不錯的吧?」看著細心幫葉秋收拾的葉修,陳果樂呵呵地說著。
「馬馬虎虎。」葉修說。

當晚,葉秋做了一個夢。

他想起最初的時候。
葉修還在家裡,而他們都尚未長大。
那時候過年,鄉下老家的村莊也有很多其他的小孩,一起玩一起笑,一個跌倒全部一起哭,再一起被大人領回去。
那時候下雨,地上坑坑漥漥的積了許多水坑,小孩子看到水都瘋了,直接就著現有的坑畫起方格,跳著躍著,一個走神兒,"撲通!",濺了一身濕還笑得好滿足,好像只要能在這裡跳水坑,在村裡玩捉迷藏就已經是世上最快樂的事。

小孩子嘛,總是各種容易被滿足。

用泥巴捏城堡,偶爾玩個扮家家酒,奇怪的是小葉秋永遠只能當小葉修的新娘。
"為甚麼我要當你的新娘子?"小孩鼓著腮幫子不滿地說。
"因為我長大以後要娶你啊!"另一個孩子理所當然道。
"可是我們是雙胞胎。"小孩不解,雙胞胎也可以結婚嗎?
"那有甚麼關係,哥哥要永遠保護弟弟,所以我長大以後娶你,我們就永遠在一起!"
小葉修笑得燦爛,小葉秋聽完覺得有道理,於是也笑開來,兩個
一模一樣的小臉蛋漾著天真無邪的笑容許下了小小的誓言。

哪怕後來沒有人記得它。

日子就這樣過去了,年幼的青春陽光燦爛,虛擲的人生眨眼即逝,再回首,那段無憂的童年便只剩模糊的影像,殘留在記憶角落,唯有在夢裡才能清晰呈現。
人還是那個人,臉也還是那張臉,拿起鏡子就能看見。只是時過境遷,他們同樣再也回不去從前。

離家出走,就是不告而別。

他們分離了將近十年,縱使這中途葉秋曾一次次的探尋葉修的下落,卻始終沒有與他正面聯繫過。混帳哥哥和笨蛋弟弟之間的小小默契。
葉秋不記得自己是甚麼時候開始喜歡上葉修的,回過神來,自己的心裡就已經住了一個葉不修。他們有相同的五官,相同的DNA,卻有著截然不同的人生,但是曾經有過的童年不會消弭,記憶中那個小小的他們早已深埋他的心中。葉秋想著,那時候傻傻的不懂事,老是被自家哥哥唬得一愣一愣的,可能自己從小就沒他機靈吧。
他想起之前有次一起去村口看戲,小孩子哪裡懂那些咿咿呀呀的戲子在流些甚麼淚?唱些甚麼調?小葉修聽著聽著就睡著了,難為那時候的小葉秋了,他根本不知道發生甚麼,還以為自家哥哥看戲還沒回來,等在約定的榕樹下,急得團團轉。

現在想想真是夠傻的。

尤其事後那人還一副雲淡風輕地說"唉?你在等我啊,走吧回家吃飯。"
要知道捱罵可是兩個人的事兒,這傢伙卻每次都能擺出一副什么也沒發生過的樣子,簡直不要臉。
但自己怎麼就偏偏喜歡上了呢?

陽光從小窗的縫隙鑽入儲物間,照在葉秋熟睡的臉上,皺眉,夢中的畫面崩毀,睜開眼看見的是陌生的小小空間。
“唔……混帳哥哥……”
他捂著疼痛的頭,窩在床上詛咒那個只知道榮耀的雙生兄長,迷迷糊糊的晃去洗手間整理自己。

“……看什么?一直盯著哥看我會以為你愛上哥了。”
“滾!誰、誰愛上你了?!我只是……”葉秋脹紅了一張臉也沒擠出個答案,他只是……在想那段被遺忘的童年時光。

“唉,你說長大後要娶我的耶。”
“……哈?”
戴著耳機,葉修專心致志的操作著,沒听清葉秋說了什么。
“沒,沒事。”
勾唇,葉秋沒再多說,只是自然的轉開視線,反正,時間還很多,他完全不急。

全文链接
 
 
 
评论
 
 
热度(13)
 
上一篇
下一篇
© 米拉雪|Powered by LOFTER